法官穿法袍为妻维权遭免职续:称将继续上访
您的位置:首页 >> 浏览文章

法官穿法袍为妻维权遭免职续:称将继续上访

发布时间:2010-8-3  浏览数: 1364 次  浏览字体:[ ]
  

  本周43岁的冯缤再度成为舆论焦点,这位湖北省孝感中院的助理审判员,曾因“穿法袍上访”成为炙手可热的新闻人物。这次,把冯缤再次置于媒体聚光灯下的,是孝感中院对他的一纸免职决定。

  为解决妻子的劳务纠纷问题,2008年至今,冯缤已经习惯以一个上访者的身份出现。一年半前,他身穿法袍在湖北高院门口上访多日。今年6月21日至23日,冯缤再度身穿法官服去湖北省高院门口喊冤。7月26日,冯缤接到了免职通知……

  屡屡穿着法官服上访,有人同情他,也有人质疑他穿法官服上访是以权谋私……冯缤到底是坚定的法律信仰者,还是一个偏激的维权者?快报记者奔赴湖北孝感,试图还原一个真实的冯缤,以及他这几年走过的上访维权之路。

纠纷


冯妻工作十年遭清退,法院不同意签无固定期限合同


  整个事件起源于他妻子胡敏的工作。7月29日,冯缤面对快报记者,显得很无奈。“快两年了,又要忙正常的工作,还要给妻子维权,自己实在心力交瘁!”

  今年43岁的冯缤,中等身材,些许发胖。稀疏的头发中有不少白发,说话的时候,语速很快,很有逻辑性。“其实所有这一切,都是那一起劳动纠纷引起的!”

  胡敏,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后勤人员。冯缤介绍,1998年之前,胡敏一直在外面打工。就在那一年,自己调至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年,妻子也被安排进了长征法庭,从事后勤工作,每月200多元钱的工资,虽说艰辛,但总算是有了个事做,日子过得挺和美。

  2000年,孝感中院新办公大楼落成。为照顾院里职工的家属,中院说可以优先安排职工家属去后勤岗位。胡敏当时还在长征法庭,庭长问胡敏愿不愿意去,胡敏和丈夫冯缤很痛快地答应了。

  2008年6月的一天,在孝感中院上了好几年班的胡敏带回家一个表格。“单位说要尽快填写后交上去,”胡敏对丈夫说,法院领导动员时称,签定这个劳务合同后,将给包括她在内的31名后勤人员办理五金等。“按照当时领导的说法,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事!”但冯缤在看完这份表格后,却大吃一惊。“那是一个派遣人员登记表!”

  冯缤当场对妻子表态,“这个劳务派遣合同不能签,一旦签了,那前十年不就等于白干了吗?”冯缤后来打听到,院里此次清退聘用人员的做法,依据是湖北省和孝感市的两个文件。这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尚方宝剑”?冯缤查询“孝感市全面开展机关事业单位临时聘用人员清理检查工作实施方案”后发现,相关文件对清理时限有明确要求:清理工作从2007年11月15日开始,到年底之前落实完成。

  作为后勤工人的胡敏也在清退之列。2008年6月4日, 孝感中院被清退的工人都在“清退临时人员表”上签了名,冯缤的妻子胡敏除外。

  胡敏的选择,无疑来自丈夫的支持。“按照新的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者在该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十年,便可与单位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那么我老婆胡敏就不该被清退”,冯缤说。

  冯缤认为:“2008年1月1日起,新的劳动合同法施行。孝感中院在此之前把胡敏清退,我无话可说。但现在有了新的劳动合同法,得执行上位法。如果再执行前述文件,不仅是对文件错误的执行,也是对上位法的违反。”冯缤的一番道理并没能说服单位领导,冯缤要求法院与胡敏签定无固定期限合同的主张亦未获回应。

  “只有8年,哪里来的10年?”孝感市中院副院长魏俊生认为,胡敏在孝感长征法庭工作的两年,并未与孝感中院发生事实劳动关系,只是劳务关系。“那个时候,只是个临时工,打扫下卫生而已。” 魏俊生说,长征法庭系孝感中院派出法庭,于2001年撤销,冯缤是在“无理取闹”。

  2008年7月,孝感中院停发了胡敏每月600元的工资。冯缤称,中院院长占云发的要求是,所有工勤人员都必须签定劳务派遣合同,否则停发工资。法院的“断粮”举动,并未影响到执著的冯缤夫妇。但凡有机会,冯缤就会拿相关的法律条文去和领导理论。“他就想让胡敏转为正式工,”魏俊生说,“招一个人进来要考试,市政府组织部门要考核的,法院说了不算。”

仲裁


承认“10年劳动关系”,但无固定期限合同不该签


  至此,事情似乎已经没有了调和的余地。

  冯缤说,我肯定得维护妻子的合法权益。2008年8月10日,作为妻子胡敏的委托代理人,冯缤向孝感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

  冯缤介绍,申请仲裁后,法院领导找来冯缤的亲戚劝他。分析起法院当时这个举动的原因,冯缤称,估计是法院担心当被告,怕丢面子。“我当时也不是油盐不进,他们找我来协调此事,我当时就爽快地同意了!”但法院的意见是,劳务派遣合同必须签,签了之后,胡敏还可以在原来的岗位上工作。协调未果,2008年8月7日,孝感中院书面告知胡敏,宣布解除劳动关系。

  冯缤称,1998年至2008年8月18日期间,妻子胡敏连续在孝感中院工作,在此劳动法律关系存续期间,法院没有给胡敏办理养老保险,没有签定书面劳动合同。

  记者注意到,在向仲裁委申请仲裁的申诉请求中,申诉人胡敏的要求有:请求签定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请求办理在法律关系存续期间的养老保险以及其他应该办理的事项;请求被诉人安排申诉人的工作,给付2008年8月的劳动报酬;请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

  冯缤说,按照《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规定,自提交仲裁申请之日起5日内,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应决定是否受理;决定受理后,应当自受理仲裁申请之日起45日内结束;案情复杂需要延期的,经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主任批准,可以延期并书面通知当事人,但是延长期限不得超过15日。

  45天的期限到后,劳动仲裁却一直没有下文,冯缤急了。“不能因为你的违法,影响我的诉权!”他首先来到孝感市信访局反映问题。“目的只有一个,把在法定期限未下裁定的事实确定下来!”其后,冯缤来到了孝感市劳动局讨要说法,未果,遂在劳动局门口拦车喊冤。

  冯缤说,当时自己就在劳动局大门口,突然从里面出来一群人,拉我,不让我站在大门口。“结果和劳动监察大队副队长李某打了一架!”和快报记者交流的过程中,肢体语言丰富的冯缤,指着自己的嘴唇,多次比划当时受伤的情况。“我的嘴唇都被打裂了,后来的鉴定结果是轻伤,而李某的鉴定结果是轻微伤。”

  按照法律规定,轻伤构成犯罪,可以追究刑事责任。但警方说,你们两人都是公务员,“调解处理算了。”冯缤称,“可以啊!反正我上访也不是针对他。”

  几番折腾之后,2008年10月6日,孝感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定:承认胡敏与孝感中院“10年的劳动关系”,但法院不应该和胡敏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理由是,孝感市政府文件要求清退临时工,属订立劳动合同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故不能订立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

  冯缤认为,根据法律条文,所谓“客观情况”,是指发生不可抗力或其他情况,如企业迁移、被兼并等。“两个为了应对劳动合同法的文件难道属于不可抗力?而且劳动合同法已经实施了,省里的文件属于下位法,怎么比国家法律的效力还大?简直不懂法。”冯缤拒绝签收仲裁裁决,并决定把孝感中院告上法庭。

上访


湖北省高院门口,穿法袍、戴国徽,官司得以立案


  法官要告自己的“东家”,冯缤说自己也知道难度很大。“想和法院打官司,要跨过‘立案’这道门槛就很难。”冯缤说,他在法院工作了20年,从民庭的书记员到现在司法行政处的助理审判员,对立案难他深有体会。很多敏感案件,立案庭的法官会找各种理由拒收诉状,何况自己告的是孝感中院。

  2008年9月28日,他将诉讼材料邮寄到湖北省高级法院。深谙个中规则的冯缤说,“材料寄过去后,有挂号信的签条,他们就没法以‘没收到诉状’的理由推诿。是否立案,应该在7天内作出答复。”但期限已过,湖北省高院依然没有消息。

  10月份的一天,冯缤决定去最高人民法院反映问题。身穿法官服的冯缤,相对轻松地混进了最高院信访接待室。“获得便利的是那身法官制服!”但填完表,递上材料后,工作人员称,你的事情我们管不了,你得去找湖北省政法委。在国家信访局和全国人大常委会信访局,冯缤得到了几乎一样的答复。

  “真的挺绝望的”,冯缤说,我以前也做过信访工作,但凡有老百姓上访,我都客客气气的,把他们反映的问题认真记录下来,呈报给领导。“那是自己的本职工作!现在轮到自己去上访,怎么会是这样一个情况呢?”

  返回孝感后,冯缤决定去湖北省高院上访。这一次,冯缤说他学乖了,“要去信访室,得有点智慧。”所以,出现在省高院大门口的冯缤,身穿法袍,胸前别着国徽。手里举着一个大大的“冤”字。冯缤这样一种“另类”“出位”的方式,吸引了不少围观者,众多媒体也对此进行了报道,“法官穿法袍上访”一度成为全国热议的话题。但即便是这样,依然没有人正式接待他。

  “穿法袍上访是欠妥的,因为这是私事,法袍只有在上班时间才能穿。”中国法学会会员,江苏茂通律师事务所主任刘茂通律师说他也关注到了冯缤的这一行为。“法律并没有禁止法官穿法袍上访,你说没人理我,我怎么办?”冯缤反问快报记者!“到后来,高院大门口一有车子出来,我就去堵他们的车子,用头往上撞”。此事闹起的动静还真不小。湖北省高院立案庭的一位负责人告诉冯缤,“你的事情我们知道了,已经研究了,回去吧!”

  一个多月后,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法院的法官给他送来了传票,告诉他已经立案。对于这个结果,冯缤却高兴不起来:“案子能进入诉讼程序,简直就是我拿命换来的,看来这几年法律算是白学了。”

  这个关口,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亲戚受法院的委托再次找到了冯缤夫妇,希望最好还是进行调解。但中院的底线是:“必须签定劳务派遣合同,其他的都可以商量!”

  “你说这样的调解,能进行下去吗?”2009年5月21日,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法院对胡敏诉湖北省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认为,“长征法庭作为被告的派出法庭,不具备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主体资格。原告在长征法庭工作,应视为在被告处工作。故1998年8月至2008年8月,原告被告之间是事实劳动关系。原告要求与被告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因鄂政办(2007)103号文件和孝感政办发(2007)89号文件的实施,符合劳动法规定的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原劳动合同无法履行。且被告与原告解除了劳动合同关系,故其诉讼请求不能成立。

  冯缤说,他当时去曾都区法院拿判决书,却遭遇了拒绝。“我现在就在你们法院,为什么不把判决书直接给我?直接送达是原则,间接送达是例外。”在冯缤一番理论后,终于拿到了判决书。相关法官称,这个案子是经过审委会讨论的,审理判决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考验!

  2009年9月16日,随州市中院对前述案子作出二审判决:维持曾都区法院的民事判决,并判令湖北省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支付胡敏经济补偿金6000元。

  但冯缤对经济补偿金却并不领情。“胡敏在一审和二审上诉请求中,均未涉及经济补偿金,但二审法院却一厢情愿地判决支付经济补偿金,简直莫名其妙”,冯缤称。

拘留


警方认定冯缤殴打院长,冯缤矢口否认


  二审结果出来后,冯缤的情绪非常低落。2009年10月13日,在向湖北省高院递交申请再审的诉讼材料后,冯缤与中院的关系显得更为尴尬。

  “平时我就在办公室,我不想多接触其他同事,免得给他们带来不便”,一些同事私下里对他的支持,却让冯缤颇感振奋。

  但事情的发展却出人意料,在此期间,冯缤被行政拘留10天。

  事情的缘起是他和孝感中院院长在食堂里的一次冲突,孝感市公安局孝南区分局2009年10月30日出具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10月30日,冯缤在法院食堂用饭勺敲击院长占云发的后脑勺。当天出具的法医鉴定告知书则表明:占云发轻微伤(偏重)。最终,警方给予冯缤的处罚是:行政拘留10日并处罚款500元。

  冯缤在接受快报记者采访时,却坚称自己没有打人,“我们只是有言语冲突,我没用饭勺敲他后脑勺”。

  在冯缤的描述中,事情是这样的:当天中午,在孝感中院食堂排队打饭时,院长占云发插队,这引起了他的不满。“你一个院长,平时总是讲大道理,连吃个饭都要插队,还好意思教育我们!”双方言语不合,随后起了冲突。“我用言语刺激了他,但肯定没动手打他”,冯缤说。

  冯缤说,众人把他和院长劝开后,他还在吃饭,突然就来了两个警察,说他把院长的脑袋打破了。冯缤建议警察现场查看院长占云发的后脑勺有没有伤口,但警察却直接说“不用看了”。

  10天后,冯缤被放了出来了。冯缤说,当天,中院魏俊生副院长找他谈话。谈话要点有几条:不准和新闻媒体接触,不准曝光,不准骚扰院领导。此外还要求我写下保证书。记者在冯缤2009年11月12日写的一份保证书中看到,前述谈话的要点都出现在其中。

  因不服公安部门的行政处罚,冯缤向孝感市公安局提出复议。冯缤认为,“孝南区分局只告知法医鉴定情况,对其他证据未出示,且证据之间有矛盾和疑点。只告知自己有听证的权利,属事实不清,程序违法!”

  2009年11月29日,孝感市公安局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认为殴打占云发事实清楚,且警方作出的处罚决定不属于听证范围。“如不服该决定,可以向孝南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09年12月14日,孝感市直机关纪工委又作出决定,开除冯缤党籍。理由有二:不服仲裁,扰乱部门工作秩序,殴打执法人员;发泄私愤,殴打单位领导和干部职工。

  在冯缤看来,拘留和开除党籍,都是法院在暗中推动,想给他一个下马威,目的仍然是希望让他不要再跟法院打官司。“这些处理我都不服,我会继续讨说法的”,冯缤说。

再上访


“冤”字被夺下撕掉,上访材料被抢走


  一个看似简单的劳动争议案件,却接连引出了这么多事端。但冯缤却说自己并不后悔。“我对法律的信仰不会改变!”冯缤说,像他妻子的案子,法律明明规定再审案件审查期限是3个月,可现在9个月过去了,仍然没有音讯。“你受理或者驳回,你得给我一个答复啊!”

  冯缤的一些同行们对他私下里深怀同情,却又不太赞同他的做法,认为他太死抠法律条文了,有些教条。一名同事认为,他付出的上访成本太高了,放着好好的法官不做,这样下去似乎没好处。

  但执著的冯缤,终于还是带着“再审申请书”,再次走上了上访之路。今年6月21日,在绕了一个大圈之后,冯缤穿着制服来到湖北省高级法院门口喊冤,双手举着的依然是一个大大的“冤”字。

  “只要有人接待,我就慢慢和你谈!”与前一次不同,冯缤此次上访很快就有人接待了,那种无人理睬的局面没再出现。“你听我谈,就是想帮我解决问题,我感谢你!”

  冯缤说,6月21日上午和下午,他分别和两个法官进行了交流。“我讲述了妻子的遭遇!”对方也表示同情。

  6月22日下午两点半,在太阳下晒了两个小时后,法警队的一位队长带了几个人下来,跟他说:“你的事情你直接找孝感市政法委吧。”冯缤称,“你愿意怎么认为都可以,但你得对我的再审申请作出一个审查结果啊。”这名队长称,你还是回去吧,要不然我就对你采取强制措施。这时,有位女法官过来,开始劝冯缤回去。

  6月23日上午,冯缤再次出现在湖北省高院大门口,这一次,他与法院工作人员发生了肢体冲突,冯缤手上举的“冤”字被夺下撕掉,上访材料被抢走。当天在场的媒体记者目击了这一情况。结束了3天的上访,冯缤回到孝感中院上班后,发现同事的态度也有了变化。“只要我离开办公室一小时,就有人打电话问我在哪里。”

  在孝感采访期间,孝感市委的一位官员私下告诉快报记者,“他和法院两败俱伤,没有赢家。冯缤被开除了党籍,罢免了助理审判员的职务。而孝感市中院,对外形象严重受损。他为什么不能跟其他人一样正常工作呢,其实他妻子劳动争议的事情,也不是多大的问题,却闹得不可收拾。冯缤这个人,就是有些偏执,爱较真!”

免职


冯缤不满免职和开除党籍决定,要继续讨说法


  调查期间,冯缤还给记者提供了一段今年7月12日的谈话录音。谈话人中有孝感中院副院长魏俊生、孝感中院政治部主任郭先文、孝感中院司法行政处处长张启纯,地点在魏俊生的办公室。

  冯缤提供的录音显示,魏俊生曾对冯说,“你在省高院穿着法官服上访的事情还未了,你还带着徽章搞。高院要求处理你,要追究责任。我们忍让你、挽救你,你却得寸进尺。你是在工作时间,为你妻子案件穿法官服上访。你现在影响的不只是孝感中级法院的形象,而是湖北省法院的形象。”魏还希望冯缤不要擅自接受媒体采访。

  谈话后两个礼拜,7月26日下午15时,冯缤接到了孝感中院“免除助理审判员职务”的决定书。决定书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组织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2010年7月8日经本院第十七次审判委员会决定,免除冯缤助理审判员的职务。”

  冯缤对此提出质疑:第一,这个案子是否公正,我们心里都清楚,如果它不公正,我相信通过我的努力会得到公正。第二、我的一切行为都有证据,是合法的。第三、关于穿制服上访的问题,如果依法公正判决,谁愿意去上访。“你们一方面阻止我维权,一方面却对我作出处理,这种做法实在太卑鄙了,你罢免我,得告诉我为什么吧”,冯缤说,“现场无人应答”。

  此前,孝感中院副院长魏俊生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对冯缤被免的事儿,我们没有做错,我们实事求是,光明正大,没有什么可怕的,愿意理直气壮地回应。”

  7月29日,7月30日,记者辗转联系孝感中院、孝感市委宣传部,就冯缤事件联系进行采访时,均被婉拒。孝感中院的说法是,新闻报道需要市委宣传部统一扎口;孝感市委宣传部的说法则是,现在湖北省政法委已经介入了这个事情,他们做不了主。

  7月30日下午,孝感市政府新闻办给快报记者发来的问答材料中,回应了冯缤妻子被清退、仲裁委的裁决意见和根据、冯缤被罢免助理审判员职务等问题。材料称,“由于冯缤多次殴打他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受到公安机关行政拘留10天并罚款500元的处罚,孝感市中级法院第十七次审判委员会十三名审委会委员讨论后一致通过,依据《法官法》第十三条第八款之规定免除冯缤助理审判员职务。《法官法》第十三条明确规定:法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请免除其职务……因违纪、违法犯罪不能继续任职的。”

  中国法学会会员、江苏茂通律师事务所主任刘茂通认为,“上访法官冯缤的举动的确有些过激,但有关法院的举动也值得商榷。法律明确规定了人民法院受理案件的范围,也明确规定对申诉进行审查的期限,可遗憾的是,冯缤的有关案件没得到及时有效的处理。”刘茂通律师表示,“当地只有拿出令人信服的处理结果,才能平息社会舆论。”

  “法律如果不被信仰,就形同虚设!”在冯缤看来,关于妻子胡敏的劳动纠纷问题,问题主要出在孝感中院的阻挠上。他称,如果湖北省高院裁定驳回他的再审申请,他将继续上访,下一步的目的地就是最高人民法院。胡敏告诉快报记者,我们依法维权,既然走出了那一步,就会义无反顾地一直走下去。“你说一个法官,连自己亲人的合法权利都维护不了,他怎么可能为老百姓说话,那都是假的。”

我忍了


可我忍不住怎么办?


  柒周刊:你现在境遇如何?

  冯缤:法院不再准我的假。就连出来接受采访,都是在休息时间。

  柒周刊:听说你的父亲是大悟法院的一名庭长,他对你的成长影响大吗?

  冯缤:父亲执著于法律,现在还有不少人念他的好。作为他的儿子,我挺自豪的,进入司法系统,就是受他影响。

  柒周刊:为了一个普通的劳动纠纷,却“折腾出了这么多事情”,你为什么这么较真?

  冯缤:无论我们位置有多高,终有一天,我们都会成为老百姓。那其实就意味着,我们的权利总有被侵害的时候。我忍了,可我忍不住怎么办?

  柒周刊:作为一名法官,你为什么会采取上访喊冤的方式?

  冯缤:我爱人这个案子,确实是一个很小的案子。但他们把我正常维权的渠道全堵死了。我在法院工作,知道的,现在稍微“敏感”一点的案子,就动不动不给立案。

  柒周刊:有人说,如果你灵活一点,找一下单位的领导,动用一些关系,你爱人的问题可能早就解决了?

  冯缤:是的,在这两年中,不断有人来做我的工作。说只要我放弃自己的主张,还可以获得不少政治和经济利益。但是我不能仅仅为了自己,就放弃妻子的权利!我不想被潜规则!

  柒周刊:为什么穿法袍去?

  冯缤:现在不少人对上访人的理解是:胡搅蛮缠,精神病,不懂法!我穿上法袍去,你总不好意思说我不懂法吧!我是法官,也是公务人员,总不会胡搅蛮缠吧!我有自己的工作单位,我不能是精神病吧!

  柒周刊:你觉得这种方式合适吗?有人说你这是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

  冯缤:如果按照法律规定,好好给我处理的话,我也确实不想这样搞。但是法律也没有规定法官不能穿法袍去上访啊。

  柒周刊:事情一波三折,到底原因何在,是你太较真吗?

  冯缤:这个案子本身又不大,不是我太较真,而是法院有些人人为阻挠。否则,早就公正解决了!

  柒周刊:在你最困难的时候,你动摇过吗?

  冯缤:当时我连死的心都有了。但我是法官,我相信法律,信仰法律,我会用合法途径来维权。

  柒周刊:你较真的背后,除了为妻子维权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

  冯缤:我只想通过这件事唤起全社会对法律的尊重,特别是官员的法律意识。谁都知道上访很难,我也想通过自己的遭遇告诉大家,很多上访的人,都是因为法律没能给他们一个说法,才不得不走这条路的。

  柒周刊:你下一步怎么办?

  冯缤:我绝不妥协,妥协就是对妻子权利的侵害。我在等待省高院的答复。如果省高院驳回我的再审申请,我就要到最高法院去了   来源: 现代快报  邢志刚

  友情链接  
宿迁律师网 江苏法院网 中国法律信息网 红网 中国普法网 宿迁刑事辩护律师网 中国法院网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中国人民法制网 宿迁市公安信息网 宿迁纪检监察网 沭阳纪检网 宿豫区人民检察院 宿城区人民检察院 南京市人民检察院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
车辆违章查询 江苏监狱网 徐州中院 淮安市中院 南京中院 无锡中院 法律网 律师网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